Winsk水笔

点开↓你会获得

常驻北极圈自产粮无能的冷冻咸鱼x1
产刀嗑刀使我快乐!撒糖只是摸鱼练手^q^
为什么会突然萌上d5乙女向(:з」∠)_
裘克宿伞哈斯塔请和我谈恋爱!!!

自设的乌贼设√
决定了!为了玩到小乌贼明年生日礼物就要个switch……(:з」∠)_

   #裘机注意
  #是糖!!!md写完我他妈想恋爱!!!
  #校园pa 师生了解一下
  #活在对话中的微微微前机
  #灵感&歌词源『恋と微炭酸ソーダ——まふまふ』
  
  
  风穿过操场边的树林,把树叶拨出一串“哗啦啦”的响声,澄净得不带一丝云色的天空任由阳光直直地洒下,在树下、建筑物边和人们的身后晕开了深色的影子,层层叠叠油绿色之下时常传出的蝉鸣为夏天添了一份燥热,可是操场上运动少年们的热情丝毫不减。
  三楼的某间空教室——准确来说,是闲置的教室里——一个小小的身影正靠在窗户边上望着不远处的操场。今年夏天怎么这么热?这么想着,那个身影回过头看了看堆满了一个角落的她的作品——不知重制了多少个版本的机械傀儡,还未试验的准备用来替代这教室里摇摇欲坠还有着不小噪声的风扇的白色风扇,占用着整个教室里唯一可以用的插头的白色小冰箱——在这炎热的夏天里你绝对会需要一瓶冰镇的饮料!无论是对操场上那些满身大汗的家伙们来说还是对常年待在室内工作的特蕾西来说。
  特蕾西刚来的时候很是惊喜,这个学校竟然有一个自己非常中意的机械社团,虽然已经像个别社团因前不知几届学长们的毕业而已近没落,但却是在没落时期唯一一个奇迹般被保存下来的,期待着能遇见和自己有着同样爱好的同伴,特蕾西加入了社团。
  看着空荡荡的教室,特蕾西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爱好——整个机械社竟只有她一个成员!如果不算上那个指导老师的话……不过他在哪儿呢?特蕾西回过神来,发现之前一直在操场上和学生们玩在一起的那个红发身影从自己的视界里消失了。正想着老师去哪里了呢?“哗”的一声,教室的门被打开了,红色的身影径直走向小冰箱取出一瓶汽水。
  “哧——咕咚……”
  裘克将一整瓶冰汽水一饮而尽,晃了晃玻璃瓶子正准备扔掉,忽然对上了特蕾西直盯着瓶子里那颗青色玻璃弹珠的目光。
  “小家伙,你想要这颗玻璃珠子?”
  特蕾西犹豫着,微微点了点头。
  “呵……幼稚的小鬼”裘克轻笑一声走出了教室,片刻后带着那颗玻璃弹珠回到教室,径直扔给了特蕾西,“喏,拿去”
  明明是个老师却像个学生一样在社团活动时间跑出去和学生混在一块儿,还一直借指导老师的名义使用自己的冰箱。这些话全都被特蕾西咽了回去。幼稚?彼此彼此。
  
  『那个啊,因为被讨厌也不要紧,我也可以变得讨厌你吗?』
  
  特蕾西接住弹珠,上面还带着一点湿润的水痕——不粘腻,是洗过了的。
  
  特蕾西拿走喝了一半的放在窗台上的汽水瓶子放到角落里自己的桌子上,一串碳酸气泡从瓶底摇摇晃晃地溢出液面。顺手拽过那个尚在试验中的不知第几个版本的机械傀儡擦了擦,“老师,社团活动可以开始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这个喜欢笑别人幼稚的大男孩老师的呢?特蕾西自己也不知道。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目光已经离不开那一头红发了。或许她还是注意到了那个喜欢说自己幼稚的人的温柔之处吧。
  教室、窗户、红色的身影和追随者这个身影的目光,冰箱里的汽水和浮上来的碳酸气泡,抛向自己的刚洗干净的玻璃弹珠……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因为快要毕业,特蕾西不得不离开机械社,这些是特蕾西对这个社团的记忆。
  “哎哎,我说特蕾西,你居然真的在那个什么机械社待了两年?!”“我觉得挺好啊,虽然人少了点,还有个一言难尽的指导老师。”放学时特蕾西和射击社的玛尔塔正靠在窗边聊起自己之前所在社团的一些事。“不过说到那个老师……就是那个裘克,你知道他上学期,就是威廉纠缠你的那会儿……他每天都把威廉叫过去谈话……”“什么?!难怪我后来看见威廉三天两头被叫进物理办公室,每次进物理办公室前都要在门口心里挣扎五分钟……”“‘你什么眼光?那种幼稚的小鬼你都看得上!嘁,幼稚’威廉说裘克是这么跟他说的,那个裘克也太过分了吧……不早了,我先回去了,特蕾西你还在等人吗?”“啊……是的,玛尔塔明天见”
  
  特蕾西看着玛尔塔向着校门口跑去,手上尚未开封的最后一瓶冰汽水的瓶身上已经挂满水珠,摇摇欲坠地快要滴下来一般。突然自己的头被什么敲了一下,一回头又是耀眼的红发,夕阳的光辉为它镀上了浅浅一层金色。“小家伙,还不走?”裘克笑嘻嘻地看着她,“老师可都要下班了哦”
  
  特蕾西默默将手上的汽水递了过去。
  “老师……”
  
  “我记得这是最后一瓶……给我吗?那谢谢了……”
  
  “裘克先生!我,我喜欢你!”
  
  “哧——”
  
  伴随着汽水被打开的的声音,无数的气泡从瓶底挤出液面,冲出瓶口。
  
  特蕾西觉得自己也像瓶子被放掉了气一般。
  
  裘克的动作忽然僵在原地,他的喉结动了动,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那,那个……我知道裘克先生一直觉得我很幼稚……被讨厌的话也没关系……但,但是,我,我可以,可以一直喜欢你吗……” 支离破碎的话语,说到最后已经细如蚊声。
  
  『那个啊,因为被讨厌了也没关系,我可以一直喜欢着你吗』
  
  “噗……哈哈……你啊……我可没说过我讨厌你啊……”
  裘克轻笑着靠近特蕾西。
  “但是哪有女孩子向男人表白的”
  “刚刚那次不算。”
  裘克揉了揉特蕾西毛茸茸的脑袋,轻轻握住她的手
  “我喜欢你”
  红色的眼眸里盈满笑意,直视着面前脸已经红透了的小家伙的眼睛,用手护住她的头部使她抬起头,然后在唇上落下轻轻一吻,带着一丝汽水味。
  
  “回答呢?”

==========================
发文字居然有字数限制发图片下面居然没有字数限制???惊了

九块钱我出!!民政局我给你们搬过来!!快!!结婚!!就现在!!^q^

糖好吃吗(*ΦωΦ)好吃我就能安心写刀了嘿嘿嘿

海上挽歌咕了好久来着……我保证国庆的时候至少把第二章给更了(இωஇ )
虽然已经决定海上挽歌要发刀子但是或许发完刀子会有糖?he大概会有√
各种意义上的he【发出了魔鬼的笑声】

【占tag致歉】

裘机 收不回去的爪子和你

      #裘机注意
      #AK症候群
      #玻璃渣注意

         “裘克先生!请不要这样!”
  工作室里,特蕾西用尽全身力气从红发男人的怀里挣脱开。裘克在原地愣了几秒,默默地坐了回去,一言不发。什么时候特蕾西将修好的火箭筒递到他手上,他是怎么离开工作室回到房间的,裘克自己也想不起来了。心情糟糕的时候裘克总是会带上他的火箭绕着监管者宿舍冲个几圈,但是今天的裘克心情已经糟到甚至只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可能在这个月结束之前他都不会出来了。他的心上人,那个短发的小家伙,已经拒绝了他,裘克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头顶上的耳朵烦躁地转向一边,尾巴也不耐烦地晃来晃去,要是什么都不用考虑的话就好了啊,裘克想着。
  
  事件的开始是这个月的上旬,某个早上,从睡梦中醒来的裘克发现自己长出了猫耳和猫尾,性格也反常地没以前那么暴躁。询问过艾米丽之后才知道这是一种叫做“Animal Killer症候群”的病症,治疗方法是在30天内使自己的心上人爱上自己,若是不能成功的话……
  “那个小家伙会死……”裘克脑海中浮现出特蕾西的身影,被击中受伤后的样子可真像她啊……可是受伤后隐忍住疼痛继续为队友能安心破译而选择继续牵制自己的这份坚强却是特蕾西独有的——越过羸弱和胆怯的弱点,特蕾西的这份坚强不知何时成了吸引自己目光的亮点。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唔……打个比方?如果我是机械傀儡的话,我希望我的心只为那个人转动……就像这种感觉?”
  某一次游戏前女孩子们坐在长桌前聊天的时候,裘克听到了特蕾西这么说。
  『我想让这个小家伙成为我的傀儡』 裘克在心里默默念着。
  杰克对班恩说,裘克看着特蕾西时眼睛里有光。班恩点了点头。然后裘克就会吼着“说什么呢!”举着火箭冲过来。
  
  梦到了自己的回忆?
  裘克视界里的一片模糊渐渐清晰,黄昏时分,夕阳的余晖透过红教堂的窗户洒在红地毯上和裘克的头发上,泛出一层华丽的红金色,胸口处莫名的心悸使裘克渐渐注意到了周围空气中的血腥味和红地毯上不自然的深红色。裘克看着眼前的情景愣了神,不可置信地看着倒在红色之中的那个身影。
  
  “喂,小家伙?”
  
  没有回应。
  
  “……特蕾西?”
  
  那个身体一动不动。
  
  “……怎么会……喂,小家伙,你站起来啊!我装了钻头打都能被你给逃了,你不是一直都挺坚强的吗?现在这是怎么了啊……喂!醒醒啊!……特蕾西!”
  
   此时裘克正跪在红地毯上,乞求着怀里满身是血的人能够给他回应。
  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唤,回应他的只有不断从小家伙喉咙处流出的鲜血和乌鸦的叫声了。
  脸上一阵温热,咸涩的液体打在怀里小家伙的脸上,裘克忙抬手想去擦,猛然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也早已沾满鲜血。
  
  “……这不是真的……日期……今天是第几天?”
  
  

  “喂,同僚,你要干嘛去?”
  “出去散散心”
  “今天可是第30天哦”
  “没关系的,就出去一会儿,再说如果那个什么症状要发作的话早上就该发作了”
  “……算了,拦不住你,我可不想再被你的火箭筒捶了,祝你好运。”
  

  
  “第30天……”
  裘克呆呆地望着越沉越低的夕阳,胸口处疼痛得像是被钻头贯穿了一般。
  “啊……原来是我……我亲手……”
  “果然……我什么都做不到……我无法带给任何人幸福……我连这个小家伙都无法亲自守护……”
  “我还在妄想着什么呢……”
  

  
  “裘克先生让你来问我喜欢的动物?为什么要问这个?”
  “鬼知道他在想什么!那个裘克费了老大劲抓到我只为了让我问你这个!我的背现在还在疼……诶诶!轻点啊!”
  “别乱动啊萨贝达先生……艾米丽不在只好我来帮你包扎了……喜欢的动物啊……猫吧?猫的性格很可爱……而且摸起来很舒服,和机器是完全不同的触感……诶,不过你要怎么告诉裘克先生?”
  “……难怪是猫耳……”
  “?”
  奈布一脸复杂地笑了笑:“啊…没什么,你最近要多关注一下裘克啊……”
  “我知道了……不过萨贝达先生和艾米丽怎么都这么说?”
  “这个嘛……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特蕾西说过,红教堂的黄昏特别好看”
        “她说她下次还想去看”
        “……可是她回不来了”

====================================

开头是接着上次那个he版的修火箭筒+抱抱剧情的√
发刀嗑刀使我快乐√
魔鬼本性暴露hiahiahia
刀也是粮啊各位!
取关警告的那位看完再走呗嘿嘿嘿^q^

裘机 耳朵尾巴是爱你的信号

  #裘机注意
        #AK症候群
        #是糖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房间里人的头发上,红色的卷发泛起漂亮的红金色光泽,床上人的睫毛颤了颤,微微睁开一条缝又被钻入的阳光刺得闭上了眼。待熟悉了眼前的光亮,裘克从床上坐起身,揉着眼睛环顾四周,有些烦躁地拉上窗帘。
  “啧……昨天晚上忘记拉窗帘了……”裘克挠了挠头,一瞬间感觉到了一丝违和感,他走到镜子前往里看去,剩余的倦意被惊得烟消云散。镜子里的人头上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对橘色的猫耳,身后也多了一条橘色的尾巴,伸手触摸确认真实存在之后,不知是过于震惊还是受了太大打击,裘克只是匆忙换上衣服,用帽子来藏起猫耳——是个值得庆幸的消息,裘克的帽子足够大来遮住这对突然出现的耳朵。可头疼的是那条尾巴,这可没有地方可以藏啊。
  有些忐忑,但裘克还是就这样出了门,迎面走来的鹿头点了下头打了招呼,忽然瞥见了裘克身后的尾巴,表情变得十分惊讶,一副很想说什么的样子。
  “哟,同僚,昨天晚上你窗帘没拉,怕你揍我就没提醒,一大早被太阳晃醒的感觉怎么样?”拐角处探出了杰克的脑袋,“啊,班恩先生也在,早安。你……咦?”杰克露出了和鹿头相同的表情,但最终谁都没说出来。
  
  裘克并不想理会他们的反应——不如说是没有那个心情。裘克的反应反常得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以往他一定会和杰克吵一个上午,直到其中一方的游戏开始。裘克决定先去问问艾米丽,也许这个医生会对自己的症状有所了解。
  “Animal Killer症候群……”艾米丽递过来的书上记着这么一个名词,“30天……让那个人喜欢上……我……?”裘克闭上眼,脑海中闪过那个短发小姑娘的身影。想想就知道不可能的吧……但是做不到的话……特蕾西可就危险了……不,不如说是死定了……像她这么一个羸弱的小家伙……自己的力量即使不兽化也能轻松结束她的生命。
  裘克认真思考的样子实在反常,艾米丽叹了口气:“唉,看来这病症是真的啊……裘克先生,我希望你不要伤害特蕾西,你会后悔的——不过看看症状说明,你确实会后悔。祝你好运。”
  
  “裘克先生……裘克先生!”
  听见了特蕾西的声音,裘克回过神来。
  “裘克先生……今天是怎么了?”短发的小家伙抬头一脸担心地看着裘克的脸,“怎么心不在焉的?他们都跑掉了”
  “啊……还真是……”裘克的目光穿过面具落在特蕾西身上,“那你怎么不跑?”
  “诶?!因…因为裘克先生在这里已经站了一整场游戏了……我就想来看看……”裘克反常的温和使得特蕾西有些不太习惯,“啊,那个,我该走了……”看着跑向门外的小家伙,裘克竟一点想去追的欲望都没有,即使他仍在挽留状态,只要一击就可以留下这小家伙。但是他没有。
  
  今天,特蕾西觉得,除了裘克的态度,自己的心跳也有些反常的快。“是为什么呢?艾米丽小姐说让我多注意一下裘克先生……不过为什么呢?”特蕾西擦拭着刚修好的傀儡,脑海中闪过一个红色的身影。
  
  特蕾西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跟着裘克向庄园主请了一个月的假却每天待在工作室里无所事事。“裘克先生说要带我出去玩。”三个星期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
  “同僚,很头疼吧?”杰克饶有兴致地看着裘克久违的苦瓜脸——据说这是他的旧伤疤呢,“玫瑰手杖借你,跟你家小姑娘出去转转?”
  “老子不要。”裘克拎起火箭筒径直走出门口,向求生者宿舍拐过去,敲响了特蕾西工作室的门。
  “小家伙,帮我修一下火箭筒。”特蕾西一开门就收到了一份“重磅大礼”,吓得差点把遥控器掉地上。“诶?那裘克先生……进来坐?”
  裘克坐在工作室的凳子上——凳子对他来说有些矮,听着小家伙的自言自语,裘克并不想过多考虑什么了。如果结局没办法改变的话,那至少——
  不知何时裘克已经从凳子上站起身来到特蕾西的身后。
  “嗯……好……这样就修好了……最后在擦一遍好了……唔!裘克先生?!”
  裘克凑上去从身后抱住特蕾西:“不用管我,你继续。”
  “可是……”如果裘克看得到的话一定会忍不住想永远不放开的,特蕾西的脸此时红的活像一个熟透的苹果,“唔……”
  『不愧是裘克先生……是监管者靠近的感觉……』
  
  第二天,裘克醒来时再次感觉到了违和感,冲向镜子发现耳朵和尾巴都不见了。
  “哟,同僚,怎么?尾巴耳朵没有了?”
  “呵,你以为本大爷是谁?这种事分分钟就能搞定!”
  熟悉的吵了一早上的日常。这天是裘克先要进入游戏。“等老子回来再收拾你个伪绅士。”
  缪斯印记随着玻璃一起碎裂,红教堂?
  从红教堂边门走出,正撞上那个小家伙从废墟墙后传来的躲闪的目光。
  “喂,小家伙,别跑,我不抓你”
  尽管如此,特蕾西还是用尽全力向着板区跑去,就像没听到裘克的话一般。
  5,4,3,2,1——紧接着是大门通电的警报声,挽留的红眼亮起,特蕾西最终还是体力不支跪倒在红教堂里。
  “特蕾西今天挺厉害的嘛……”玛尔塔想着自己的枪一整局没用,正要过去救人,被艾米丽和艾玛同时拉住。“没事的,我们先走。”
  
  看见队友逃脱的消息,特蕾西松了口气。裘克此时正站在她面前,在红教堂的地毯上,金属假肢弯曲,裘克单膝跪在特蕾西面前。
  “小家伙,我喜欢你”裘克手上举着一朵玫瑰花,平日一直戴在脸上的面具被移到侧脸,一张漂亮的笑脸正看着特蕾西。
  “唔……”特蕾西觉得自己的脸正在发烧,感觉掩饰自己的心意已经无济于事了,索性扑进人怀里紧紧抱住。
  
  “我…我也是……”

===================================
猜猜裘克的玫瑰花是哪里来的【手动滑稽】
【杰克:我的手杖被薅没了一朵花??】
大晚上赶出来的粮 渣文笔ooc是我了
写了一天读后感不如肝的一篇粮字数多(:з」∠)_
不舍得给这对发刀子(இωஇ )
AK症候群原梗:
        #Animal Killer#
  #AK症候群#
  #暗恋者兽化设定#
  当暗恋者有了暗恋的人之后便会轻微兽化长出被暗恋者最喜欢的动物的耳朵和尾巴,同时性格变的温顺散发出一种动物信息素吸引被暗恋者。兽化时间为期30天,暗恋者需要在这30天内让对方爱上自己。30天内若被暗恋者被吸引并爱上暗恋者,则暗恋者兽化慢慢消失。若30天内被暗恋者没有爱上暗恋者,暗恋者将会完全兽化,变的残暴同时失去人的理性并亲自用自己兽化的牙齿和爪子杀死自己暗恋的人。被暗恋者死亡后暗恋者兽化将当场解除,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和地上最爱的人的尸体。

讲真这个原梗特别适合发刀子(:з」∠)_
  
  

测出来的本命姿势!
滤镜p1原图p2参考p3
背景好难画(:з」∠)_瞎糊了一下

“谢谢裘克先生请的冰淇淋……但是……这个冰淇淋……为什么颜色这么丰富?”
“向那个摆摊的小子订做的……不吃要化了啊。”

========================

是和自家一只裘克语c时触发的游乐园请冰淇淋剧情√
私设小特的夏装常服【←实际上和原皮没很大差别】
虽然画得很辣鸡但是!!裘机我磕爆!!
快!!^q^教我怎么把靓仔拐回家拐回床上!!【←等等??】

#裘机 海上挽歌 1

#裘机注意
#梗源 @有兮 太太的歌手裘x船舶技师机
#本篇为特蕾西视角,之后会有裘克视角
  
  他是来自南蛮的歌手,是最好的歌手。他的歌声实在引人入胜……我多希望我的目光可以从宴会人群中注视他……
  可是我只是小小一个船舶技师,职责是,日常维护船的动力系统,确保船长能够深入风暴,根据那位领航员的地图寻得使那位夫人高兴的宝藏。我住在这个上了锁的小房间里……哦,是的,一个平时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地方,整个船的动力系统所在……瞧瞧这不知日夜的地方,没有窗户,墙根下结着不知几层蒙着灰的蜘蛛网——这是有多久没打扫过了?这是一位多么z……算了,被听到的话我可能会被扔下船……船长的心里可只有那位夫人,至少看在他只让我睡这个地方……不,或许是囚禁……想到这些我不禁毛骨悚然……唯一庆幸的是在这里可以听到一些那位歌手先生的歌声……哦,听呐,是他的歌声……我怎么没有早些注意到?一直以来在我脑海中的都是些什么噪音?机械运作声、宾客的闲言碎语、高档皮鞋踩踏木地板发出的声音……他的歌声就像一道光束,拨开带着俗气和单调的阴霾直入我心……
  我曾趁船长与宾客闲聊时的一瞬空白望了望那位歌手……忧伤混杂着孤独的眼神,再加上生的俊美,实在让人倾心,不过我没有见过他离开那个位置……也对,那是属于他的位置。
  
  我很想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房间,只可惜门上的锁又沉又重,听船匠说远望者先生可能有办法打开,但是他害怕那位船长——谁不怕呢?那位可怕的海怪船长,心里除了宝藏就只剩那位夫人了,不如说心里的宝藏也是为了那位夫人才会存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歌手先生的歌声是唯一能陪伴我度过黑暗中无助的事物了……久而久之眼中剩下的便只剩了他,耳中回荡着的也只是他的声音……如果我可以参加宴会的话……
  “船长先生……船的动力装置没有问题……”
  “嗯,那我走了”
  “请等一下,请问我能否参……”
  “我很忙”
  “请让我说wa……”
  “我希望你不要打扰你的船长”
  船长看起来非常烦躁,我的话一点都没听到的样子正要拉上门
  “船长先生……能否放我离开?”
  是那位歌手先生的声音?!
  “她笑了吗?”
  “我……尽力了……但……”
  “那就唱到她笑为止”
  透过半开着的门我看到——歌手先生的脚踝上缚着黄金制的镣铐,他眼中的情绪不仅仅是忧伤……还有……绝望……像是被囚禁的某种鸟儿一般的绝望……愣神之际,船长已经把门关上并上了锁。
  咦?刚刚那不是错觉的话?歌手先生似乎向我这里看了一眼?向……卑微的,蜷缩在黑暗角落里的小小技师……?
  一直躲在暗无天日的小房间里靠发呆和妄想度过每一天的话我迟早会疯掉的……我看了看当年一块儿带上船的半成品机械傀儡——或许我可以……
  船匠趁船长睡觉时曾把我带出过房间,她带我参观过她的船上花园……不愧是女生,那是一片多么美丽的花园!她或许还是个天才花匠?竟能在船上开辟一片花园!
  
  明天或许又是一场盛大的宴会……歌手先生也会上场——戴着黄金镣铐,献上他旷达的,来自南蛮的歌声。在宴会开始前船长先生会来这里确认船的动力系统……我望着桌子上的玻璃瓶里两株盛开的红玫瑰——那是那位船匠小姐给我的,我知道玫瑰放久了就会黯然失色,所有的花朵都是这样,所以,这或许是唯一的机会……我调试着这些天省下时间改良后的机械傀儡,使得它的四肢和指节可以更加灵活地运动。
  船长来了,汇报完调试结果后正要锁上门时听见了船匠小姐的声音——是计划好的,我也是不久前刚知道船匠小姐是船长先生的千金……有了这几分钟时间,我的傀儡足以抱着玫瑰出门——希望能够传达给歌手先生。
  船匠小姐和船长先生说了什么我已经无心去听,我缩回阴暗的房间角落专心操控着傀儡,透过遥控器上的屏幕——连接着傀儡身上的感知系统默默地在宴会厅的角落里,第一次,认真地欣赏歌手先生的表演。我沉醉于他的歌声,可是宾客们的表情都很奇怪,他们在窃窃私语些什么?角落里的傀儡可能不想让我听到。直到乐声结束,宴会结束,宴会厅中心的那位夫人还是没有露出笑容。看样子歌手先生还是没有达到船长先生所期望的……看着歌手先生下台休息,周围没人时,我操控着傀儡抱着玫瑰悄悄来到他面前。
  “玫瑰花?给我的?”歌手先生勉强扯出一丝笑容,“谢……唔…咳咳……”还未来得及接过花朵便开始咳嗽。屏幕中显示着的场景让我心头一紧,『喝口水吧』,话语却无法通过傀儡传达过去,我只好操控傀儡将花直接放到他手上——玫瑰的花刺早就被我拔干净啦,尽管自己的手也被划破了,但是我不希望歌手先生受伤。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不禁有些害羞,我连忙唤回了傀儡……歌手先生会看到傀儡离开的方向吗?

  我大概……是动心了吧……对那位歌手先生……

================分割线==================

于是小傀儡直到第二天船长来开门检查才回到了小特手上【手动滑稽】

北极圈人民的自产粮x再没粮嗑我要饿死了(:з」∠)_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之后会写成刀x原本是想发糖玩玩的(:з」∠)_

糖和刀属于他们,ooc流水账属于我(:з」∠)_

来赌我会不会咕咕!【嚣张掉粉发言】【←醒醒你没粉】

自认为还算杂食?
佣医佣空真的吃不下……雷区勿踩
社园专注糖裹玻璃渣/刀,前机佣园专注糖
裘机怎么没有粮啊??!【来自北极圈的嚎】
我觉得我可能要自产粮了(:з」∠)_

『耳鸣心跳是找到彼此的方法,等待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等下一个盛夏,圣心医院的板区,一个弹簧手佣兵和一个稻草人小丑,在那两块板子那里翻一辈子,翻一百万年

——这是梦开始的地方

夏天是一场美妙的梦,夏去秋至,梦醒了
一辈子真短,短得像一场梦

睡眠时间越延越长,为什么这个梦无法变得更长

从牵心的朋友到安和桥,从盛夏到立秋

我是你心牵着心的朋友,城市海边都会陪你走

……

这个夏天像你一样回不来,让我再看你一眼……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啊

——我在等你们啊
等着缪斯印记破裂,看见四个熟悉的id坐在桌前
等着四个小人从天空掉落,看见四个人上同一条小船,一起躺在出生点合影
等着未来某个视频的13:48 脱口而出的名字不用改口
等着耳鸣亮起
等着心跳响起

夏天会回来的,你们会回来吗?

『耳鸣亮起,那是你吗?心跳响起,是你追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