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sk

摸了一只眼镜律√
小律真可爱^q^
打死都没想到小律的生日跟我撞一块儿了(:з」∠)_啊猫咪元素的合法萝莉真好xx

小奈布真可爱^q^
玩杰克的时候做梦都想匹配到小奈布^q^

前几年的我肯定不会想到我居然也摸了柴设准备趴柴圈边上看看了(:з」∠)_

单曲循环neru爹的废品游行√
『即使是废物的我们,也要将手伸向不会抵达到的明天』
【算是私设的废品游行装?】

《阿妈沉迷养蛙冷落我了怎么办》——seal
【弄哭自家小海豹真是种罪恶x但是好可爱^q^】

黄泉妹子迷之戳萌点^q^情敌看样子不会有很多
橙光游戏《迷雾空城》
黄泉妹子是个重要角色一定要保护好√

摸了个自设当锁屏
这个坐姿可以说是无敌少女了

#真实的梦境#灵体公寓#

  这个是由自己真实梦到的梦境改写成的
        因为这个梦印象特别深刻所以直接记录下来了
===========分割线============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那儿了
  那个地方,天空也好地面也好,全部都是蓝色与黑色混杂在一起,像宇宙和大海一般浩瀚的颜色。
  眼前的道路是灰色的一片,像迷宫,又像是桥,道路的空隙间也被这浩瀚的颜色填满,那是深渊还是地面呢?
  我径直走了过去,走啊,走啊……
  记忆渐渐地流入的脑中,有些记起来了……
  “听说有个老头特意给灵体租了一套公寓?”这常人看来荒谬至极的举动,居然真的有人会去做吗?我一边想着这公寓里可能出现的景象,一边将目光移向了游戏厅里那一排排夹娃娃机。
  今天的收获颇丰啊,我有些奇怪地想着,之前明明不会这么顺利的。也许是今天比较走运吧,我抱着一大堆娃娃往另一排走去。视野中突然闯进一片黑烟,转头一看竟是之前并未开机的两台夹娃娃机突然燃烧了起来。短路?我一边想着要赶紧离开,一边扶着一台夹娃娃机借力跑走。
  眼前场景切换,我来到了这蓝黑交杂的地方——
  记忆在此中断,我眨了眨眼,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房间的入口处,不知是什么力量促使着我前进,我进入到一个类似客厅的地方,暖光灯柔和的光打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有一种温馨的气氛。有很多人待在那里,这边两个瘫在沙发上看电视,那边几个坐在地上打着扑克,还有几个在各个房间里跑进跑出,很热闹的一副景象。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我的样子,我正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哦哦,你是新来的灵体吧”房间里有些人听见这声音后立马回过头看着我身后。
  我回头一看,有点熟悉的脸?正是那个给灵体租公寓的老头。
  “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来先去洗个澡吧,一会儿要开饭了。”
  我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老头给我指明浴室的方向,走进客厅和其他人说话。
  淋浴器的水冲下来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了有哪里不太对。那老头是不是叫我『新来的灵体』来着?这么说的话……我……死了?我是怎么死的?又是怎么过来的?
  有些疑问,是得不到解答的。
  从淋浴间里出来时,我换下的衣服不知何时已被换成了干净的。我穿戴完毕走向客厅。
  这些是多久以前的事呢?我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以及已经度过的和灵体同伴们的日常。我大概已经被活着的人们遗忘了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回到了生前的家,表哥寄宿在我们家,父母脸上悲痛的神情已渐渐淡去,门被推开了,进来的竟是我的亲戚,德高望重的爷爷把带来的礼物放在了桌上,这时我发现了爷爷手上揣着的大盒子和一小袋零食。这些是给我的吗?不不,怎么可能呢,我已经死了啊。我坐在床上,看着他们说话。
  “然后,这些是给小绎的。”爷爷把零食和盒子放在了床上——恰好是我的面前,“还有这个蛋糕,当时她上学的时候我做给她吃过的,模具都没丢”
  回到灵体公寓,我打开了盒子,金黄色的涂满蜂蜜的蛋糕斜着放进了矩形的盒子,造型不甚精美,甚至可以说是很差劲,但为什么我的心中有一股感情正要像火山喷发一般满溢而出呢?
  蓦然抬头,我感觉到自己已泪流满面,拼命压抑着的声音似乎也将要喷发而出一般。
  我醒了。

吃着抹茶生巧的时候突然有了个抹茶中毒的脑洞
于是又产出了新孩子√
名字:茶诩
性别:♂
甜品不是抹茶味的能吃吗?
其实这孩子的头发本来是粉色的√抹茶中毒之后浑身上下能改成绿色的全变成了抹茶绿√
为什么眼睛没变呢?那当然是水笔把他拦住了( ‘-ωก̀ )

突然萌上海豹
于是产出了新儿子 ∠( ᐛ 」∠)_
名字:seal/锡尔
头发软软的竖琴海豹!超可爱!
别人都说海豹晒卡晒欧气,然而锡尔可能是只亚洲海豹
爱好是晒太阳晒月亮和睡觉!